熱門文章
哪一種運動才能真正對抗肌少症?
發表時間:2021-02-13

Photo by Sriyoga....

想做斜槓青年,先拿回人生選擇權
發表時間:2018-06-22

自從《紐約時報》專欄作家瑪希....

年輕人都是爛草莓?拒絕職權騷擾!不讓這種惡習被迫傳承

發表時間:2023-07-21 點閱:1129
Responsive image
     
Photo by Annie Spratt on Unsplash
 

我在這間公司待了很久,卻時常感受到一股不和諧的氛圍,因為和老師幾次交談後,我總算得以洞察這種感覺源自何處了。

舉例來說,當我剛進入社會時,上司都自稱「老子」,然後會用「你這傢伙」來稱呼我們這種新人。這應該是日本老派體育系的不成文規定,重視絕對服從的上下關係吧。儘管現在還是有人會用這些詞彙,不過已經少很多了。

現在想想真的不敢相信,就算是部下,用「你這傢伙」來稱呼別人,真的很沒禮貌。甚至還會在大庭廣眾下痛罵對方「你這傢伙完全不會做事!」,並自以為理所當然。
 
那就是前幾天我說過的「價值貶低傾向」的例子之一。就是用「你這傢伙」的稱呼相對地貶低部下的價值,藉此相對地提高自己價值的行為。在大庭廣眾下斥責部下的行為也有相同的目的,都是為了提高自己的價值。所以真正優秀的上司根本不會這麼做。

很久以前我工作的補習班,還有老師會拿著竹劍打學生。那家補習班整體充斥著職權騷擾的氛圍,我有一次也因為未經上司許可就去影印,而被臭罵一頓,甚至是在學生面前。
 
就為了這種理由痛罵別人?
 
對。為了這種小事就被破口大罵,員工的勇氣自然大受打擊,我強烈地覺得「我一點都不想在這裡工作!」
 
這是當然的。
 
包含「你這傢伙」的用詞在內,怒罵、斥責這些職權騷擾的言行,都會打擊部下的勇氣,都不應該出現。必須有人糾正這種做法,也必須有人成為模範,告訴大家「不是這樣的做法」。

要制止有職權騷擾體質的人,做出的職權騷擾行為,是非常困難的課題。可是只要讓他們看到,就算不採用職權騷擾的言行,也能讓部下快樂工作,信任領導人並努力工作的組織存在,一定可以改變些什麼。我想我們應該更努力去讓他們知道有這樣的新組織存在。
 
──我雖然只是一個小小團隊的領導人,也必須要努力啊。
 
有職權騷擾行為的人,通常都覺得自己「不被尊敬」。他們覺得不用「你這傢伙」的稱呼來威嚇對方、讓對方害怕,就不會被人尊敬。這也是自卑感。

可是尊敬不能強迫。再怎麼要求別人「你要尊敬我」,如果部下判斷這位上司「不是值得尊敬的人」,上司絕對不會獲得部下的尊敬。
 
就是這樣。
 
所以許多上司就會像阿德勒說的一樣,把部下叫到「第二戰場」或「次要戰場」,去貶低部下的價值。
 
──如果有這種結構性問題,想要完全改變過去會稱呼「老子和你這傢伙」那種上司和部下之間的關係性,恐怕很難。
 
至今經營團隊中還是有很多人,抱著「我就是這樣被上司一路罵上來的」等想法。可是這種個人事例,真的可以拿來放之四海而皆準嗎?

我曾聽大關階級的相撲力士說:「我是被部屋經營者用竹劍毆打,才有今天的。」可是他應該不是因為被竹劍打才得以成長。許多和他一起被竹劍打的人,早就從力士這項工作引退了。其中應該也有一些人,如果當年沒被竹劍打,早就成為高階力士了吧。

雖然遭受職權騷擾,但因為自己有實力而出人頭地,於是企圖將自己過去承受的不合理對待「傳承」給年輕人,把職權騷擾的行為正當化,這種做法是錯的。
 
例如有些社會上的成功人士,其實從小被父母虐待,在慘痛的經歷下長大。但我們不會因此覺得虐待小孩值得原諒,我覺得這二者之間有類似的結構。可是現實社會中,如果所處部門瀰漫著體育系「老子和你這傢伙」的關係,在這樣的部門中拿出老師傳授的「我和部下關係對等」的態度,就會被罵「你的做法太過鬆散!」
 
正是這種時候,你必須去思考部下和組織的存在意義。這種時候就要看你有沒有很強烈地希望自己要守護部下,發揮部下的潛能,讓部下成長的氣勢了。

在同一家公司裡,其他上司採取職權騷擾的言行,這是他們的問題,可能你也幫不上什麼忙。我們很難去改變其他人的言行。即使如此,我們還是只能拿出自己絕不那麼做的決心。

回到前面提到的補習班。當時補習班也要求我拿竹劍去打學生,我很堅決地拒絕了。結果補習班的學生還問我:「老師,你為什麼沒有拿竹劍?」我告訴他:「我一點都不覺得有必要拿竹劍去指導你們」。
 
也就是表明「我想成為一位,不拿竹劍的領導人」的態度。
 
我認為你也可以宣示自己的信念,至少對自己團隊中的成員宣示,讓成員們知道你可能和其他上司不同,願意傾聽你的話。在那家補習班,也因為我曾公開宣示「不拿竹劍」,因此讓學生們對我更為信任了。

 
►►本文摘自:《不斥責、不讚美、不命令,工作竟然變順利