熱門文章
哪一種運動才能真正對抗肌少症?
發表時間:2021-02-13

Photo by Sriyoga....

想做斜槓青年,先拿回人生選擇權
發表時間:2018-06-22

自從《紐約時報》專欄作家瑪希....

作家的筆是最強大的武器(2)──《月亮下去了》在丹麥和中國

發表時間:2023-10-25 點閱:703
Responsive image


月亮下去了》在丹麥的角色類似一面照妖鏡,原因得從丹麥二戰時的處境說起。
 
1940年4月9日德國對丹麥發動侵略戰爭,開戰後沒幾個小時,務實的丹麥政府自認國土平坦難以防守、兵力難敵德軍的絕對優勢,很快就乖乖投降了。後續,丹麥政府也配合德國要求,通過法令禁止反抗活動或煽動反德情緒,形成自己人打自己人的矛盾局面。
 
多數丹麥人民在震驚和恐懼中,默默接受了政府的決定,所以在德國佔領初期,丹麥境內的反抗行動並不多。但到了1942年底,德國佔領兩年半後,丹麥人也逐漸看穿德國的假面具:表面容許丹麥自治,實則處處立法壓迫人民。在這樣的氛圍下,愛國組織如雨後春筍般出現,而他們的目標之一,就是要丹麥政府別再為納粹服務。而《月亮下去了》的故事情節,正好切合此訴求。
 
是約爾根.雅各布森(Jørgen Jacobsen)和保羅.朗(Paul Lang)聯手將《月亮下去了》翻譯成丹麥文的。他們在1942年聖誕節附近,一手牛津字典一手啤酒,花了一週的時間日夜趕工翻譯完成。雅各布森和朗都是法律系學生,自然意識到未經授權就翻譯出版是侵權的,經過再三思考後還是決定──不管了,我們做吧!
 
另一個催生《月亮下去了》丹麥版的人是莫根.史塔弗德(Mogens Staffeldt)。這人是個憤青,打從丹麥政府投降那一刻起,就投身反抗行動。他在1942年8月中結婚,渡了幾個禮拜的蜜月回來之後,就在蓋世太保(德國祕密警察)的哥本哈根總部樓下開了一間書店,暗地裡做著許多非法勾當:像是印製反德書籍、協助猶太人逃亡等。印刷設備還是他賣掉自己的保險換得的錢添購的(約等同今日3千塊美金)。他拿到《月亮下去了》的譯稿後,印了15000本,透過透過書商或大公司,例如銀行、船運公司等,銷售給其客戶或員工。看似天真無害的學生會來史塔弗德的書店搬書,有時候,不知情的蓋世太保還會幫忙搬呢。
 
地下反抗組織想透過《月亮下去了》傳達一個重要的訊息──納粹太過邪惡,投降等於同流合污,挺身反抗不只是應該,更是非做不可的事。為了讓人民更清楚看見故事中不屈不撓的鎮長和居民,與苟且偷生的丹麥政府和人民,兩者間的強烈對比,雅各布森和朗還特地在書末節錄丹麥各政黨黨主席在投降後的聲明──當書中的歐登鎮長置個人生死於度外,呼籲人民反抗,丹麥各政黨主席卻是叫丹麥人民束手就擒、乖乖投降。
 
反抗組織的努力迎來更多人民的覺醒,丹麥反抗行動的數量從1943年1月的14件,到四月增加成70件,到了8月已達198件。1943年8月29日丹麥政府終於硬起來,選擇關門停擺,而不願照德國的意思通過禁止集會遊行、反動分子處以死刑等法律。
 
納粹政權接手直接管理丹麥後,《月亮下去了》更受歡迎了,更多版本開始非法流通,丹麥人民在故事中的受迫百姓身上,看見自己的影子,深有共鳴,也備受鼓勵。直至二戰結束,丹麥都是抗德最積極的國家之一。
 


《月亮下去了》在中國

中國不算歐洲國家,不過,二戰期間,中國也同樣忙著對抗日本侵略。所以,翻譯家錢歌川(後來成為台灣大學文學院第一位到任的院長)在1942年讀了英文版的《月亮下去了》後,立刻覺得它很適合拿來做抗日政治宣傳,就動手翻譯了。
 
1943年1月起,他以「秦戈船」為筆名,在中華書局出版的《新中國雜誌》連載刊出譯作。七期連載刊完之後,中華書局將譯文集結成單書出版,書名是《月落烏啼霜滿天》,取其黑暗降臨,未來茫茫之意,與原文The Moon Is Down遙相呼應──「月亮下去了」是莎士比亞劇作《馬克白》裡的一句台詞,暗喻馬克白即將刺殺國王鄧肯,全國即將陷入黑暗。
 
事實上,《月亮下去了》在抗戰期間有多達六個譯本,多次再版,且多次改編成戲劇公演,可見書中所傳遞的抗戰精神,確實深深打動了人民的內心。
 


二戰結束後,持續影響世界

二戰結束後,被譽為「二戰期間最難忘小說」的《月亮下去了》,不只沒有遭人遺忘,反而在戰後40餘年間,在世界各地出現了76種不同的版本。史坦貝克也不只一次收到歐洲人民的來信或當面致謝,感謝故事帶給他們的力量。
 
月亮下去了》無疑是思想戰勝武力的絕佳例證,它跨越國家和文化的隔閡,甚至跨越時空,與戰爭陰影籠罩下的現今息息相關。它見證了數百萬人民反抗侵略、爭取自由所做出的犧牲和奮鬥;也是最強而有力的宣言,告訴受壓迫的人民,即使眼前一片黑暗,不要放棄希望,自由和尊嚴必然回歸。
 
願遭侵略而失去希望的人民、擔心被侵略而恐懼不安的人民,都能從這個故事和它的背景故事中,得到勇氣。
 
 
參考資料:
  1. Coers, Donald V. John Steinbeck Goes to War : “the Moon Is Down” as Propaganda. Tuscaloosa, University Of Alabama Press, 2006.
  2. Oral History Interview with Mogens Staffeldt - Collections Search - United States Holocaust Memorial Museum.” Collections.ushmm.org, collections.ushmm.org/search/catalog/irn513326.
  3. 熊辉. 《抗战大后方翻译文学史论》. 上海交通大学出版社有限公司, 2018.